• 埋进自己的怀抱,灯光的温暖,却照不透那布满角质鳞片的艳丽皮肤,冷血动物的内心总是让人觉得很深遂。

    美好的外表时常会遮盖恶毒的本质,世间繁花似锦,褪去光鲜留下的只有是罪恶的脸和无辜的心。

    卵石挡水般去留住自己的位置,但往往的结局是自己变得越来越圆,最终势不可挡的流走。很多时候安慰自己——相对而言那些如流水般直冲而下的,都是不值得一提的尘埃……

    我们都需要有个栖息的地方,哪怕是个四面密闭的透明橱窗……